68°

悼 @宏哥

今天我在大巴车上听到 @宏哥 走了的噩耗,大概是因为创业失败自行了断之事,顿时哽噎。

而后我的脑袋里就冒出和 @宏哥 这么多年来一些如白开水般的画面。

宏哥在 2010 年注册成为开源中国社区会员,他一直以言辞犀利,观点鲜明,积极活跃的风格混迹在 OSC 的每个角落。大家可能最有印象的是他坚定不移、十年如一日的喷 Java 、喷 MySQL ,喷各种他觉得该喷的技术。正因为这样,他惹恼了社区里这些技术的很多拥趸们,其中也包括我在内。作为一个“站长”,我更多只能劝其收敛,甚至曾因为他的几次言辞激烈而把他的账号关禁闭一段时间。有时候实在忍不住,我也曾开小号跟他互怼,不可开交,不亦乐乎。

很多人跟他对着呛,对社区影响真的挺不好的,所以忘了是哪一年,我主动示好,想邀请他来参加源创会晚宴,那时候他在上海。可能是因为我当时站长的身份对他真的不够友好,所以宏哥拒绝了。也是在那个时间加了微信,然后每次到上海办源创会,我都会邀请他来参加,都没有来。

好像是第四次邀请的时候,跟我说他开始创业了,并从上海搬去了杭州。于是我和宏哥的第一次见面就在杭州源创会的晚宴上,可是我已经具体忘了是哪一年了,得有好几年了。那是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次源创会晚宴。

宏哥完全与我根据他在网站上表现所勾画出的脑海那个模样不一样,而且居然是我的福建老乡,还跟我同年。

宏哥特别能侃,特别特别能侃,侃完后大笑,非常能感染人的大笑。那天晚上聊到大家都舍不得离开。

我“质问”他,为什么你非要在网上表现得让多数人很讨厌的样子,他说有比较空闲的时候,就喜欢用这种方式看看大家的反应,颇有想看尽人生百态的意思。

这样的答案,我除了“握草”,居然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之后便经常在网上一起聊他的创业公司,聊他的产品,听他的创业心酸。然后我会鄙视他一直在用过气的 Mercurial 版本管理,怂恿他改用 Gitee 等等。反正偶尔都有空的时候,就聊半个小时,插诨打科,正经的不正经的,忙的时候各自忙活,日子倒也过得挺快。

一直到了2019年的8月,跟我说了创业的公司可能要歇了,说他被一起创业的伙伴坑了。。。。最后一次是12月份,问能否来 OSC 上班,要没有今天的事,我一直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。

虽然,总共也就见了两三次面,但我跟这个同龄人非常聊得来,非常乐观开朗的人,那超感染力的笑声绝不可能是一个选择绝路的人。可是我错了。

不懂得该怎么样的表达此刻的情绪,宏哥肯定经历了我无法想象的压力。8月他给我发的这条消息,打死我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

很难过,写不下去了。

如果以前他曾经在 OSC 怼过你,别放在心上,那不是真实的宏哥,真实的宏哥是一个很有趣的大男孩。

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里,活得安好,安好就好!

本文由【红薯】发布于开源中国,原文链接:https://my.oschina.net/javayou/blog/3159653

全部评论: 0

    我有话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