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1°

成都要大保健全套的看这里的信息

微电同号-I57-o821-3273

出差在外,商务访友,一通电话即可驱疲;应酬接待,友人休闲,尽兴之前决不少兴。

全场海选,无需办卡,无任何附加费用,完后结账!

北京 阴天

吃完饭,我说,我请你们捏脚去吧。

老顽童和六子一起说,好啊好啊。

于是,我们边走着,边在附近找捏脚的馆子。

捏脚,就是足疗。

足疗,本来是好好的,正规的养生之道,却被渐渐的经营成了带颜色的了。

以前,我就挺喜欢泡脚,哪怕在包头,

我也喜欢用水桶,接上半桶子热水,泡上一段时间,确实解乏。

后来,回到北京,泡的少了。

因为出了个某某洋事件,就对这些场所有些畏惧。

不是说泡个脚,也会畏惧这些场所,而是畏惧人。

有部小说,忘记名字了。里面说到了一个关于人的思想。

这个世界上,总有一些人,

当你功成名就,绽放光芒的时候,他们会来诋毁你;

当你一无是处,卑微乞怜的时候,他们会来轻蔑你;

但当你只想做个常人,平常生活的时候,也会有一些人,仅仅是为了满足自身的欲望,就会来作弄你,寻开心。

找到一家,准备进去的时候,六子说,算了换一家吧。

我问,为啥换一家?

六子拿手一指说,看那个服务员,露了那么多肉,吓人。

我回头一看,果然。

于是果断,继续走着。

终于找到一家,看起来算是比较正规的馆子。

三个人,要了个大房间,捏脚。

其实,就是为了热水烫个脚。

不过,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感冒,六子说要刮个沙。

我说,要刮你刮,我怕疼。

说完,我看了一眼老顽童,哈,他喝多了,居然打起呼噜了。

我坐在中间。

不一会,左边老顽童呼噜声不断,右边六子刮痧嗷嗷叫。

我在中间,电视也看不成。

于是和服务员聊着。

其实也不知道聊啥,大姐说是从云南山里来的。

我一开始不相信,聊了几句,口音一直保持着那种非普通话的口音。

相信了,不是相信云南山里来的,而是相信是山里来的。

就叫石山姨吧

我就问,怎么从那么老远的山里跑来北京啊。

石山姨说,山里挣不着钱,到大城市才能挣钱啊。

我说,那你这口音,得好好学学普通话,不然引起误会啊。

石山姨说,为什么啊?

我说,我怕引起你误会。

石山姨说,你说的也挺标准的啊?

我说,我给你讲个笑话吧。

那是发生在安阳的一个事情。

我和六子,还有隔壁老王去出差,筹备一个子公司的事情。

我们晚上到的,没吃晚饭,附近找了个饺子馆,填了点。

饭后,老王说,去按脚吧。

我说,不去了,累了。

六子说,感冒了,想泡会脚,去去寒气。

我说,那就去吧。但地不熟,不知道哪里有,你们找,我陪你们。

到了地,一家貌似装修不错的老店,

我们说按脚,服务员带我们去了一间房,横竖摆着4张躺椅,

说了句等一会,出去了。

全部评论: 0

    我有话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