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75°

成都云尚保健海选特服洗浴会所

微电同号-I32-8II6-OI7O

出差在外,商务访友,一通电话即可驱疲;应酬接待,友人休闲,尽兴之前决不少兴。

全场海选,无需办卡,无任何附加费用,完后结账!

北京 阴天

吃完饭,我说,我请你们捏脚去吧。

老顽童和六子一起说,好啊好啊。

于是,我们边走着,边在附近找捏脚的馆子。

捏脚,就是足疗。

足疗,本来是好好的,正规的养生之道,却被渐渐的经营成了带颜色的了。

以前,我就挺喜欢泡脚,哪怕在包头,

我也喜欢用水桶,接上半桶子热水,泡上一段时间,确实解乏。

后来,回到北京,泡的少了。

因为出了个某某洋事件,就对这些场所有些畏惧。

不是说泡个脚,也会畏惧这些场所,而是畏惧人。

有部小说,忘记名字了。里面说到了一个关于人的思想。

这个世界上,总有一些人,

当你功成名就,绽放光芒的时候,他们会来诋毁你;

当你一无是处,卑微乞怜的时候,他们会来轻蔑你;

但当你只想做个常人,平常生活的时候,也会有一些人,仅仅是为了满足自身的欲望,就会来作弄你,寻开心。

找到一家,准备进去的时候,六子说,算了换一家吧。

我问,为啥换一家?

六子拿手一指说,看那个服务员,露了那么多肉,吓人。

我回头一看,果然。

于是果断,继续走着。

终于找到一家,看起来算是比较正规的馆子。

三个人,要了个大房间,捏脚。

其实,就是为了热水烫个脚。

不过,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感冒,六子说要刮个沙。

我说,要刮你刮,我怕疼。

说完,我看了一眼老顽童,哈,他喝多了,居然打起呼噜了。

我坐在中间。

不一会,左边老顽童呼噜声不断,右边六子刮痧嗷嗷叫。

我在中间,电视也看不成。

于是和服务员聊着。

其实也不知道聊啥,大姐说是从云南山里来的。

我一开始不相信,聊了几句,口音一直保持着那种非普通话的口音。

相信了,不是相信云南山里来的,而是相信是山里来的。

就叫石山姨吧

我就问,怎么从那么老远的山里跑来北京啊。

石山姨说,山里挣不着钱,到大城市才能挣钱啊。

我说,那你这口音,得好好学学普通话,不然引起误会啊。

石山姨说,为什么啊?

我说,我怕引起你误会。

石山姨说,你说的也挺标准的啊?

我说,我给你讲个笑话吧。

那是发生在安阳的一个事情。

我和六子,还有隔壁老王去出差,筹备一个子公司的事情。

我们晚上到的,没吃晚饭,附近找了个饺子馆,填了点。

饭后,老王说,去按脚吧。

我说,不去了,累了。

六子说,感冒了,想泡会脚,去去寒气。

我说,那就去吧。但地不熟,不知道哪里有,你们找,我陪你们。

到了地,一家貌似装修不错的老店,

我们说按脚,服务员带我们去了一间房,横竖摆着4张躺椅,

说了句等一会,出去了。

服务态度太,太直接了。

约摸过了15分钟,陆陆续续有服务员进来了。

哦,不应该叫服务员,应该叫技师,两女一男。

我不受力,女技师给我按脚;

六子呢,觉得男技师别扭,也点了女技师;

只剩下一个男技师,只能给老王了。

这些不是重点,重点是老王觉得房间太小了,不透气。

问了他的男技师,有没有大房间?

男技师估计也是山里来的,不知道是胆子小还是没有听清。

看了一眼老王,说,没有。

老王说,怎么你们这看着装修还不错,怎么连大房间都没有?

男技师估计把大房间,听成了“大保健”了,斩钉截铁的说,我们这里很正规,没有大保健。

给我按脚的女技师,估计来的时间稍微长点,隔空和男技师说,你听懂客人说的没有,人家问的是大房间,不是大保健。没听清楚就乱说。

男技师一脸懵逼了。

我和六子,在一旁乐的,老王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。

都说男技师一看老王,就知道老王想什么了。哈。

石山姨听了我的故事,也乐的哈哈大笑,说,不过,这不很正常么?

我说,怎么说正常呢?口音不准,听客人说话也没听懂,还整出这么个笑话,要是客人较真,不就投诉你们了?

石山姨说,都是男的,什么投诉不投诉的。

我问,那这里来的都是男客人么?

石山姨说,基本上是,偶尔有女客户来,但是很少。

我好奇问,那女客户来都做啥项目啊。

石山姨说,基本上都是SPA,按脚的少。倒是男客户要求比较多。

我说,男的是不是也按脚的少,像我们这样的,是不是不多?

石山姨笑了说,不多。

我问,有没有遇见过什么奇葩的客户?

石山姨想了想说,奇葩?在我们看来,这些都很正常啊。倒是有一次,早上8,9点钟吧,来了一个客户,一个老头。你要知道,我们这种工作,基本上晚上都要工作到2-3点,有的可能更晚,所以起的也晚。早上这个老头过来,上门都是客啊,我们虽然没有睡醒,但也得起来。

我问,这有什么奇怪的,老头不都是早上睡不着的么?

石山姨说,关键是这个老头,过来是看人的。

看人?我问。

石山姨说,对,就是让老板把所有技师都叫了起来,他看一下。可到最后,说太早了,不做项目,就是来看看。害的我们起了大早,睡不好。

我说,不会是老头过来找女儿的吧。

石山姨听了,哈哈大笑,怎么可能,哪有这么找女儿的。

我不正经了一下,说,不一定哦,可能是找干女儿的。

六子这个时候,刮痧完了,我瞅了一眼,我的个娘啊,

六子虚火太旺了,这个痧刮的值了,那个背部,不是红的,也不是紫的,而是黑了。

我说,六子,你这身心里面得聚集了多少湿气啊。

六子说,什么湿气啊,都是辛酸泪。刮出来了,就舒服多了。你不来一下?

我说,得,小时候被老妈揪痧的阴影还在,怕疼。

六子说,这么个大男人,还怕疼,没出息。

我突然问六子说,你以前喜欢泡脚不?

旁边的老顽童不知道啥时候醒了,说,喜欢。

六子说,没问你。我不喜欢,只是不舒服或者觉得要感冒的时候,泡下,去去湿气。

我说,我挺喜欢泡脚的,只是某某洋事件后,一个人不敢来了。

老顽童说,泡脚有什么敢不敢的,又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情。

我又不正经了一下,问石山姨,你们这是不是也给男客人有特服?

石山姨说,我们店没有你们想的那种特服,就是油压开背。其他店里比较常见。

老顽童接了一嘴,小疯,知道你说的是什么,但也不好这么问吧。石山姨也不会直接告诉你有没有的。下次你自己一个人再问。对不,石山姨?

石山姨笑了笑。

看来老顽童比我还不正经。

也许,故事说到这里就行了,再说下去,你会说,今天的日记怎么写的是这些词语,什么大保健啊,特服啊,会不会影响不好?显得小疯,你也很low啊。

要我说,这不是low不low的问题,这些应该是社会上的普通现象。我不写,不代表不存在。当然,就像我之前说的,我写了,也不代表一定就存在。

石山姨还是比较正规的大姐技师,虽然明白特服是什么意思,但也没有批判我们。我想在她们看来,这是很平常不过的事情。

而我们看来,这些事,是不能够说的,是不道德的。

所以,可能这篇文章的观点会受到一定的批判。

2007年的时候,我在布隆迪工作。

有幸承接了菊花厂,所谓的代表处道德管理委员会主任一职。

干啥呢?

就是抓代表处干部的生活作风,和经济作风。

遇到了一件事,棘手。

阿志,是业务能手,提拔了做某个系统部的主任了。

阿志呢,也平常也很风趣,幽默,是个挺招人喜欢的人。

阿志的媳妇在国内,毕竟离布隆迪太远,而且布隆迪也太不安全,就没有去过探亲。不过阿志的办工桌子上,放着全家福。看着,挺恩爱的。

有一次,阿志带了个女孩来办公室,并没有介绍。

我们都以为是阿志的媳妇,主动的和“嫂子”打着招呼。

来的次数多了,熟悉了,总觉得哪儿不对劲。好像和全家福中“媳妇”不是一个人。

我私下里和阿志说,阿志,嫂子和照片里长得不一样啊。

阿志看了我一眼说,我没说是我媳妇啊,是你们自己这么叫的哦。

明白了,女朋友。

不过阿志是聪明人,打那次后,那个女孩再也没有出现过在办公室。

风波也就过去了。

可没过多少时间,宿舍那边传开了。

因为那个时候,虽然布隆迪艰苦,但还是不少的家属过来探亲的。

时间长了,大家也就熟悉了。

传开了什么呢?

说阿志又带了女孩回宿舍了,而且不是去办公室那个女孩,这次是中餐馆的一个服务员,都认识的。

这种事情,私下里还好说。

传开了,对谁都不好。

或者说,中国人都这样,有着自己的道德观。

什么“道德观”呢?看不见,就没事。看见了,就不对了。

就好比,在欧洲,美国,去商场买的东西后的小票上,都会写着商品多少钱,税多少钱,我们该付的总价钱是多少。

欧美人习惯了,这样公开透明,挺好。

但中国人一看,哇塞,这点东西才卖这点钱,税又要这么多钱,多么不合理啊,还是中国好。

可是哪里知道,中国超市的小票上面,虽然只有一个价格,但是含税的了。

这就叫做,“有些事情,可以做,但不能让人看见”的“道德”。

反正目前为止,在国内,我还没有看见那张小票上,公开透明的写着商品多少钱,税多少钱。

言归正装,既然传开了,那么在中国人的眼里,就是生活作风有问题了,那么我这个道德管理委员会主任就得出马了。

代表处的老大,也这么说,小疯,该你和阿志正式谈谈的时候了。

好吧,我去找了阿志,

大道理说了一通:什么身为干部,为人表率啊。什么作风不好,影响极坏啊

小道理也说了一通:什么晋职奖金受到影响啊,什么对国内媳妇不好啊

阿志回了我一句话,我顿时无语,

阿志说,小疯,你没有结婚吧,你是不知道已婚独身男在海外的寂寞的。

明白了,我没有结婚,阿志认为我没有资格和他谈这类话题。

是怕带坏我,还是怕颠覆我的价值观?

求助代表老大,代表老大出面处理了。

后来我问代表老大,你咋处理的?

代表老大,和我说,其实这种事情不好处理,只能简单化。

我问,怎么个简单化?

他说,毕竟是私生活,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,不好多管。但对他自己的确影响不好,尤其是在中国人的圈子里面,所以,简单化就是,把他调回国内。

就这么简单?

对,就这么简单!

换个环境,在不同的环境下,就会接受不同的道德限制。自然而然的就会束缚自己了。

这么说,似乎有点偏激。

但我觉得有些道理。

代表老大说,什么是道德,道德就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思想催眠,就像是捆绑小象的小木桩子。等到小象变成大象了,它还以为自己的力气弄不断那个小木桩子。一旦,它看到某只大象(另类)出现,能够挣脱,那么它也就会挣脱了。

我说,有点道理哈。

老大说,小疯你出来不久,见过这些事不多。其实非洲很多国家,是允许取四个老婆的,你说道不道德?放在中国,这是不道德的。但在这里,这就是道德。所以我们看事情要结合当地的环境来看,不能以我们自己的标准来看。

如果以我们自己个人的标准来看,很多事,都是不道德的。

为了让我更好的理解,代表老大接着说到,举个例子,明星的婚姻生活,50岁以上的明星一婚的很少,绝大多数都有二婚,三婚,这是道德么?其实这是他们追求生活的方式,说明他们有敢于追求爱情的能力和胆量。平常人呢,认为离婚了,就不太好意思,因为普通的观念是从一而终,白头偕老。这些固然是好的。但婚姻是婚姻,爱情是爱情。只是平常人遇到了爱情,不敢去追求,也没有资本再去追求了,被束缚了。

我说,婚姻不是要讲究忠诚么?

代表老大说,什么是忠诚,是忠诚自己的内心,还是忠诚于生活,还是忠诚于道德观念?

我问,有什么区别么?

老大说,当然有区别。就像你一开始买了个车,桑塔纳吧。开了5年了,坏了,修不好了。换了辆奥迪,你说,你这是对桑塔纳忠诚么?

我说,你这个比喻不恰当。车子不能修了,换辆车子,这与换媳妇是两回事。

老大说,是两回事,但理是一个理。媳妇不爱你了,你也不爱媳妇了,还需要忠诚么?为什么要彼此束缚住呢?又或者,哪天遇到事故,一方去世了。那么如果讲忠诚,另一方则必要坚守忠诚,不再婚嫁了。

我说,还是不妥,不能这么说。

代表说,其实说的太多了。爱情就是爱情,是发自内心的,是那种不再一起就活不下去的,强烈的感情。婚姻呢,更多的是合作,生活上的合作,生活不易,相互扶持,夫妻二人是创始合作人。

我说,你这个比喻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他说,那是你还没有足够多的经历,经历多了,你就明白了。明白了,也就包容了。真正的包容,不是去觉得阿志做的不对。而是不管做什么,其实都没有对错,服从他自己的内心就好。我们没有必要去批判。现在很多人说修佛,可真正见过佛说,谁不对,谁对么?都是人自己说的,佛是不说的,他们能够包容一切!

似乎又一点明白了。

扯到回头的捏脚。

不正经的问,有没有特服的时候,我其实是想到了一个笑话。

如果是老头在重症监护,特护(特别护理)的效果是一般的,特服(特别服装)反而会更好。咋说呢?如果都是穿着比基尼的护士,在特护的话,老头说不定就能站起来了

作者:VD13281160170

本文由【成】发布于开源中国,原文链接:https://my.oschina.net/u/4152802/blog/3065334

全部评论: 0

    我有话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