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°

《精英日课》不做特殊论者

不做特殊论者

你有你的计划,但这个世界另有计划。-万维刚

科学青年的自我修养之一就是认识自己的不特殊性,也就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围绕着我们转动的。“不特殊性”也教会我们,多从别人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,无论自己多么的成功,都不能失去谦逊。

人的确是高级动物。高级是高级,但并不特殊。

其实我们之所以高级,也不是因为天命所归,主要是因为运气好。这个宇宙的参数恰好适合生命出现,地球恰好处在一颗表现良好的恒星的宜居地带,生命真出现了,一颗小行星恰好撞上地球毁灭掉恐龙,我们这一支灵长类哺乳动物恰好赶上了一系列特别好的基因突变。

罗伯特·弗兰克的《成功与运气》,你就知道个人的成功也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运气好。金牌选手将会拥有好得多的机会,但银牌选手未必不是原本更有实力。

我们看现在有很多特别成功的人物,不管多厉害也没有表现出狂妄自大的姿态来,都还有一种智识上的谦逊,这个谦逊不是假装的。他们是不特殊论者。

不特殊论者首先要有人人平等的观念。世界不是因为你而存在 —— 而且你要是什么都没做,世界也不会因为你而改变。其实不管你能做多少,这个世界怎么运行,基本上都跟你没关系。

不特殊论者的反面就是特殊论者,也就是武志红老师提过的巨婴,巨婴如果始终不长见识就永远都不会成为不特殊论者--他们可能会变成“弃婴”。弃婴认为自己被世界抛弃了。世界已经一再让他失望,他完全失去了信心,也不再对世界提什么要求了,甘愿做个边缘人物。巨婴和弃婴的共同点是他们观察世界的视角永远都是从“自己”出发:要么就是世界对我好,要么就是世界对我不好。相对于巨婴和弃婴,不特殊论者有个竞争优势:他能从别人的视角去考虑问题。

例如:假如你是一家公司的老板,在一个项目比较急的时候你的一个员工突然给你请假说他要结婚,哪怕你出于对员工的尊重而准了假,可能你也觉得这是一个麻烦。为什么早不结婚晚不结婚非得在项目这么紧张的时候结婚。这就是因为你觉得你这个项目是最大的,所有不配合你的行为都是麻烦。但如果你是个不特殊论者,你就会考虑到,对员工来说,有些事儿可能比项目更重要。这并不是说不特殊论者就应该牺牲自己成全别人 —— 不特殊论者只是通盘考虑。也许有些项目就是如此的重要,以至于应该命令员工推迟婚期。但也许有些项目没有人家结婚重要。

再进一步,你还应该把这个世界的运行状况和你的计划通盘考虑。你有你的计划,世界另有计划。

如果真的一切都恰到好处,各方面的条件正好让你把项目做成了,不特殊论者会想到这是一个极其幸运的局面。不特殊论者知道这样的局面非常难得,所以他会更注重做事的时机。他既不像巨婴那样要求是整个世界配合他,也不像弃婴那样完全被动等待。

像银河系这样的大星系周围,都会有一些含有恒星数目比较少的“矮星系”绕着它转。可是天文观测发现,我们银河系周围的矮星系的数量,比宇宙中那些“一般的”大星系周围的矮星系要少了很多。而且别人家的矮星系都比较活跃,一直在制造新的恒星,可是我们银河系周围的这些矮星系,似乎却是比较平静。这对我们地球没有任何影响,只是从科学角度,这似乎不太对。

难道说我们这个银河系是个特殊的星系吗?天文学家对此非常不安。
我认为,我们都应该有一点这种不安的感觉。看看你周围环境的设定,想想各种不用你争取就有的条件,你是否也有一点不安的感觉呢?
做一个不特殊论者,并不是说就不能接受自己的优越条件,更不是说要跟别人一样。不特殊论者只是会对自身上的任何特殊之处有一点不安。
这点不安,就可能是你智慧的开始。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cnblogs.com/honkerzh/p/10417744.html

全部评论: 0

    我有话说: